廣州荔灣永慶坊:千年文脈永傳承-常識-今日家居網
門窗 - 常識 - 廣州荔灣永慶坊:千年文脈永傳承
廣州荔灣永慶坊:千年文脈永傳承
 
常識  加入時間:2018-12-7 22:51:36     點擊:5688

  即使在現代化的大都市廣州,區域間的不平衡依然存在,新城崛起,老城式微,伴隨而來的是經濟和文化的發展不平衡。如何留住城市記憶?如何把短板變成“潛力板”?永慶坊的嬗變給出一個可行性答案。

  ◎《南方》雜志記者/楊洋 張亮 發自廣州

  “咯吱—”,周日的清晨,廣州市荔灣區永慶大街4號,80歲的梁婆婆打開木門,從鐵門的柵欄里向外張望。這時候永慶坊經過一夜的休憩,街巷安寧,她看得嘴角掛笑:“我60年前剛搬過來的時候是個年輕的姑娘,現在重孫都有了,這一片還都沒變,是這個味。”

  一群身著漢服的少女衣袂飄飄,從幾步之外的牌坊走進來,言笑晏晏。每個人眉心都點了一顆桃花印,手里提了油紙傘,一問才知是專程過來拍畢業照的女學生,帶了攝影師去搶占“打卡點”。

  游人漸漸多了起來。滿洲窗、趟櫳門、黃包車、活字印刷……這些舊時風物,不僅是鏡頭里最靚的風景線,也成為年輕人追尋城市記憶的索引。

  “城市文明傳承和根脈延續十分重要,傳統和現代要融合發展,讓城市留下記憶,讓人們記住鄉愁。”2018年10月24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廣州視察的第一站就來到荔灣永慶坊。永慶坊的微改造保護了街區肌理,延續千年文脈,讓西關這片老城煥發勃勃生機。

  老城

  在許多文藝青年的心里,老城就被天然披上古樸浪漫的色彩。荔灣古稱西關,作為千年商都廣州的城郊,還應別有一派田園牧歌的風景。實際上,在現代化飛速進程中,眾多的老城區面臨日漸衰微的困窘,西關老城也沒能例外。

  永慶坊所在的恩寧路,曾經是西關最繁華的地方,路面可以并排行八頂大轎,騎樓更是頗有特色。李小龍祖居就坐落于此,隔了一條街的鑾輿堂,是八和會館下屬的粵劇武打行。這里歷史非凡,故事綿長。

  然而經過歲月的洗禮,永慶坊的房屋變得陳舊。荔灣區曾對永慶片區內43棟征而未拆的房屋進行了房屋安全鑒定,結果有30棟為“嚴重損壞房”,有的甚至瀕臨倒塌,更有房子墻頭塌陷,露出磚木結構。“一代武魁”李小龍祖居的木樓梯,還在勘測時發生斷裂,把入場勘測的設計師卡住了。

  老城老了。它變得步履沉重,有點跟不上現代城市的腳步。

  “后生仔都想到天河的寫字樓打工啦。這里屋又窄,巷又細,住的多是我們這些老人家。”陳伯是永慶坊的老街坊,在改造之前就搬出來了,現在在恩寧路附近的停車場打工。他的話也折射出“老城病”的癥結所在:舊式城建沒能滿足現代生活的需求,經濟中心的轉移,更是加劇了“產業空心化”和“人口空心化”。

  廣州頗有名氣的美食網紅博主happysharon曾對此憂心忡忡,她的外婆和媽媽在恩寧路長大。那段時間,她看到永慶坊很多街坊搬走,見證了幾代人成長的舊街巷變得殘舊,“有些心痛,很難言喻”。

  也是在她成長的這20多年間,廣州崛起座座“新城”,玻璃幕墻的摩天大樓高端大氣,一個CBD的年產值富可敵市。廣州的物質文明和經濟發展到了前人無法想象的新高度,許多城中舊村被抹去,高樓大廈取而代之。可是她和小伙伴們,卻不愿意看到西關亦復如斯。

  新生

  老城的病,要治。

  但是治病不能把老城也給治沒了。

  “舊城改造中,大拆大建固然是最有效率的方式,建起高容積率的房子,經濟效益立竿見影。但是歷史文化保護這筆賬也不能不算。”廣州市荔灣區城市更新局調研員江偉輝參與了恩寧路10多年的改造。他接受《南方》雜志記者采訪時提到,恩寧路是全市危舊房最集中的區域之一,原來的規劃方案六易其稿,均對舊城風貌造成一定的破壞。

  2010年,華南理工大學城市規劃系教授王世福帶領的設計團隊參與永慶片區改造。他們開始轉變思路,第一次以保護歷史文化為前提,提出在老城區做減量規劃,選擇采用漸進式微改造的方式,幫助老城煥發新生。

  這個規劃以全票通過了審批,但是永慶片區的街坊們還有些將信將疑。

  做建筑的人都知道,修一個舊房子,比建一座新房子難得多。2015年,萬科集團接下這個項目時,廣州過去的舊城改造項目中并沒有相應的經驗可循,從政府到設計師和建設者都是“摸著石頭過河”。

  微改造定下的目標是:“修舊如舊,建新如故;交通梳理,肌理抽疏;文保專修,資源活化。”負責項目改造的萬科集團設計師陳嘉健說,要實現“新”和“舊”的有機結合并不容易,萬科的做法是保持原有建筑的外輪廓不變,對建筑立面進行更新、保護和整飾,強化嶺南建筑整體風貌特色,保留嶺南建筑民居的空間肌理。

  老城的“形”是保存下來了,“神”也不能丟掉。

  江偉輝分析,目前歷史文化街區保護中,也有很多舊城重建的模式,建成之后就嚴密保護起來,當成博物館或者標本一樣進行展示。“這種‘盆景式’的修舊,不是我們追求的模式。我們想要還給西關人民一個活生生的城。”他跟《南方》雜志記者說,廣州精神從來就是兼收并蓄、與時俱進的,城市更新亦是如此,改造后的老城不應該讓時間停滯在一個時刻,而是要跟這個全球活力城市一起活泛起來。

  永慶坊改造過程中,還有十多家像梁婆婆這樣的住戶選擇留下來,延續祖祖輩輩的生活方式。粵韻十足的建筑之中,建起玻璃會議室、咖啡屋,還有亮風臺AR、柏信思動漫等科技創新型企業入駐其中。

  于是才有了開頭的一幕。

  老太與少女,古韻與時尚,生活與商業,相看兩歡喜,毫無違和感。

  傳承

  10月24日,永慶坊迎來一位特殊的客人,習近平總書記沿街察看舊城改造、歷史文化建筑修繕保護情況,并在視察中強調:“城市規劃和建設要高度重視歷史文化保護,不急功近利,不大拆大建。要突出地方特色,注重人居環境改善,更多采用微改造這種‘繡花’功夫,注重文明傳承、文化延續,讓城市留下記憶,讓人們記住鄉愁。”

  現在的永慶坊,為年輕人提供了解和傳承傳統文化的場景。鑾輿堂里,稚氣未脫的孩子,跟著白發師傅練習粵劇里的翻、騰、撲、滾;歲月郵局中,年輕的情侶給未來寫一份書信,講述“從前慢”的故事;牙雕館里,父母帶著孩子,用一盞茶的時間,看大隱于市的藝術家雕刻朵朵花開……千年文化從歷史走到鮮活的當下,才得以更好傳承下去。

  王世福教授說,總書記的視察讓他們更有信心,沿著“以保護優先、恢復歷史格局”的方向繼續探索。

  萬科集團接受《南方》雜志記者采訪時介紹,永慶坊改造成本雖然高達1萬元/㎡,但是改造后出租率接近100%,鋪租上漲了2~5倍,達到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雙收。項目負責人說,永慶坊的模式是可以復制并優化升級的,通過修繕把老城的“短板”變成“潛力板”,達到“讓青年回歸老城、讓街區賦能社會、讓產業造就生機”的目標。

  如今,繼永慶坊一期后,二期改造也即將啟動。根據廣州產權交易所的消息,荔灣將對恩寧路片區已征未拆和擬復建的7萬平方米房屋進行招商,擬將其打造成創意辦公區、濱水文化餐飲(酒吧)配套、時尚商業(體驗式)及綜合配套等西關歷史文化創意街區,預計總投資達10.7億元,改造面積相當于一期的10倍。

  江偉輝說:“我們希望把老城活化起來,把這老廣的煙火氣息、市井味兒和歷史文化都傳承下去。這就是有歲月可回首的城市鄉愁。”

上一條:門窗發展歷程
下一條:已經沒有了
沒有相關信息


精彩圖文

最新新聞推薦
經典新聞排行榜
cba球队